快办公
17090001343
北京快办公 首页 > 资讯中心 > 思微SimplyWork联合办公解散了,盘点思微的发展与衰败

思微SimplyWork联合办公解散了,盘点思微的发展与衰败

2020-04-01

大概是在2020年1月下旬的一个下午,从以前在思微认识的朋友那里获悉思微解散了,那天心里第一感觉是:小鲸鱼终于还是熬不下去了。这个是我早就料到的,但是,今天晚上突然想起以前在思微办公的往事,突然黯然神伤,好像是一个厌倦和不相信爱情的情场老司机突然看到了自己高中第一段恋爱时给那个女孩写的短信一样。记忆里的思微,应该是我的世界里唯一美好而纯洁的联合办公。


我记录思微,因为她不应该被人们忘记。


01 “最具情怀的联合办公”


思微SimplyWork 是由85后全海归团队打造的联合办公,成立于2015年1月,是深圳最早一批联合办公品牌,一开始仅仅是一群留学回来的朋友对自己创业环境不满意,以此萌生了一起租办公室的想法。



思微在其第一个项目在东方科技大厦,其完工后一个月时间就招到了30多个创业团队一起办公。以浓厚的社区氛围吸引了大批中小企业的入驻,当时确实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而在15年鼓励万众创新的背景下,思微的创始人端木杨他们也嗅到了契机,由此开始了以他为首的联合办公创业之路。

端木杨在访谈多次提起,思微的团队是思微最大的财富。成立之初就以年轻、轻松的创业氛围吸引来了求职者,其中不乏端木杨在英国留学的朋友在参观完思微后毅然辞去国企央企工作的加入。而思微团队大多数为刚毕业的海归和深二代,因此被贴上“深二代”“85后”“年轻”“开放”等标签。正因为思微开放的创业氛围,给思微留下了极好口碑。那时候参观过思微的人,都会为其纯粹、草根且开发和充满年轻气息的氛围所吸引。当然,在思微的早期产品设计上,也不乏一些亮点。

在15年开始思微不止引起了深圳众多创业注意,也引起了开发商的注意。先后华润请思微当顾问入驻润加速做运营指导、与飞扬集团、中天集团、万科集团等合作共同运营项目等。



02 最懂创业团队的联合办公


与市场上带有资本色彩的联合办公不一样,我始终觉得思微做联合办公的初心更纯粹一些。在多次采访中,他们提到,“思微就是最草根的创业者,也在品尝创业的种种滋味,他们最懂创业者,因为他们就是创业者。”与现在联合办公、商务空间“享受型”、“分享型”的活动不同,思微的活动更多是从创业者的需求出发。


定期的“思微智囊团”是思微为创业者准备的专业咨询服务,邀请相关行业的导师,针对法律、政府补贴、工商财税等相关问题对思微微友进行免费一对一服务,针对微友在创业路上遇到的问题进行专业解答。


“新老微友见面会”是思微针对创业企业搭建的交流平台,只要在思微入驻过的企业可以通过报名在见面会上介绍自己公司的项目,与其他创业者互动交流,分享心得,开拓自己的交际圈子。让创业者在创业的路上不孤单。



比如利用思微自有媒体平台,针对创业团队的需求,定期整合需求,发布招聘需求或在自有场地举办招聘会,一定程度上缓解在创业初期招聘难的问题。


在众多联合办公喊着打造社群文化融资的今天,我始终认为思微才是真正有社群概念的联合办公,思微的APP除了开门、订会议室、查询账单等日常功能外,创业者可以在APP上可看到所有入驻或入驻过思微的企业,可随时与感兴趣的企业展开对话,也可在APP上分享动态。另外思微除了关注创业本身之外,还关怀企业的“衣食住行”,微友可凭思微APP或思微卡到指定一些酒店、餐饮品牌等享有微友折扣。


还有等等一些列从创业者需求出发的活动,让入驻的微友们不仅仅只是得到一个办公室而是从实际需求上解决了问题,真正的站在创业者的角度上思考问题。


03 创造更舒适的工作环境



思微对自己品牌的定位从一开始很清晰,就是真正为创业者而生。有别于市场上商业化运作盈利至上的其他商务中心和联合办公,思微的布点主要是商务区周边的的乙级写字楼或厂房,给创业者提供真正的经济实惠和交通便利的办公地点,并且通过空间设计给创业者提供舒适的环境。

与现在市面上清一色“9AM”“Steelcase”动不动成套上万的办公家具不同,思微办公室采用的是他们通过筛选几百张椅子后挑选出来的。价格仅199,整套家具下来不超过1,000元。但实惠不等同于简单,思微还是花了心思项目的设计上。

比如每个场地都保留了鱼塘养了金鱼,寓意“水生财、年年有余”希望给创业者带来好的意头;比如富利臻项目曾是华为的发家之地,而任正非的办公室被改造为“吸烟室”,彼有“雨露均沾”的意思;比如每个项目都设置有淋浴室,更方便创业者加班,比如在思微可携带宠物上班,努力营造舒适的办公环境。


04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思微的成功离不开创始人的用心,也离不开思微团队的细心服务。然而思微的转折点出现在了16年端木杨的办公室恋情。2016年端木杨与其联合创始人在工作中滋生情愫谈起了恋爱,而恋情在开展半年后以其联合创始人离开思微告终,而端木杨也因传因为恋爱导致精神状态不佳远赴美国疗伤将思微的重担落在了郭逸凡身上。在17年上半年思微迎来了创业以来第一波离职高潮,团队开始悄悄瓦解。

据说郭逸凡在接手后的半年内将思微所有项目入驻率提升到85%左右,直至2017年年底端木杨回归思微并传出与其他联合办公并购相关的消息。耐人寻味的是,在端木杨回归不久后郭逸凡悄悄退出思微,甚至连思微创始人之一黄昕的创业公司也从思微搬至华润置地的WeWork,接着思微便迎来了第二次离职小高潮。不过端木杨本人并未受任何影响,与他的秘书又谈起了恋爱并在一次团建活动中求婚成功,而思微却再也不是原来的思微。我经常开玩笑说,创始人青春期的小萌动,搞得思微一次次情感受伤害。



05 融资失败

提到联合办公都离不开“融资”的怪圈,而从披露的数据可知思微的16年12月A+轮后再无融资进账,而在18年后优客工场NASHWORK、WeWorK、寰图等品牌强势进入深圳市场后,思微在经历了一系列人事变动后显得更为低调。在融资不到位、无拓点的情况下更不时有思微被收购的传闻传出。据了解,思微运营期间所有点仍然维持入住率80%以上,且基本上每个单店都是盈利的,但单靠租金收益甚微,且思微所有点的合同租约均在3、5年,在合同到期之时便出现房东恶意抬高租金,导致无法续租的情况出现,也是导致思微没落的原因之二吧。

但是相比其他联合办公品牌盲目扩张,思微的这种草根创业的生命力其实我认为应该是更加顽强的,毕竟几乎所有的点都是不亏损的状态。只是创业的路上死法有很多,思微不但自己把自己玩得死去活来,而且我想联合办公这条路本身就是一场马拉松,任何想把这个生意做出短跑冲刺的,大概率都很难到达终点站上领奖台。


06 转型不成功

从17年开始,在几轮融资无下文后,思微就打出轻资产运营的口号,拓点主要考虑合作为主。先后与飞扬、中天、万科合作在宝安、南山、福田设点。主要合作合作模式为成立合资公司,开发商提供场地及资金,思微仅做设计、运营输出。理想总是美好的,成立合资公司后,因为双方管理理念、场地入住率及资金问题产生纠纷,最后均以失败离场。


07 黯然离场


19年年末

思微5.0场地合同到期不续

思微6.0被优客工场单点收购

思微8.0 疑因入住率不理想被万科收回给万村自用

圳早期本土联合办公思微就这样在联合办公这场浪潮里草草离场,思微,一场关于联合办公的青春期小风暴,在2019年农历前消停了。

2020年,注定是联合办公梦醒的一年,思微,虽然在我的心里是一场美梦,但梦,始终是只是梦。 我写思微,因为我怕她消失在我们的记忆里,更怕大家忘记了,曾经在深圳,有一家充满青春气息的纯粹联合办公,她的名字叫:思微SimplyWork。

文章来源于楼谋

朝阳区-望京
200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朝阳区-呼家楼/团结湖
190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朝阳区-三元桥
200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东城区-安定门/雍和宫
144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朝阳区-慈云寺/四惠
230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东城区-东直门/东四十条
465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海淀区-中关村
180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朝阳区-酒仙桥
80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东城区-建国门
1800元/人·月起
查看详情
上一篇:燕郊富地广场·优客工场广纳京冀两地企业,满足企业个性化办公需求
下一篇:设计赏析:WE+酷窝在北京三元桥打造800平新型办公空间
相关新闻
2018-08-30
2019-01-17
2019-02-14
2019-04-18
2019-06-24
2019-07-01
2019-09-17
2019-11-08
2020-03-03
2020-06-23
热点新闻
2020-03-05
2020-07-09
2020-04-01
2020-01-20
2020-07-01
2020-07-13
2020-04-08
2020-05-17
2020-04-02
2020-05-25
最新资讯
2020-08-13
2020-08-13
2020-08-13
2020-08-13
2020-08-13
2020-08-13
2020-08-13
2020-08-12
2020-08-12
2020-08-12